爱迪生怒砸手机

  其他的暂且不说,文中爱迪生的那段关于手机的话还是很值的我们深思的。
“托马斯回来啦!”
一个名叫马丁·库帕的人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呼,原本嘈杂的人群骤然安静了下来,齐刷刷地将目光投向一个叫爱迪生的美国人身上。
人群慢慢聚拢起来,大家并没有像马丁那样扯着爱迪生问东问西,因为他们都明白,穿越是十分耗体力的。此时的爱迪生就像一个断了线的提线木偶一样瘫坐在地上,双目紧盯着手中一个白色小长方体,一言不发。
“爱迪生,大家等你很久了。”
这句话并没有唤醒沉思中的爱迪生,要知道在两个月前,无论这个叫特斯拉的人说什么,托马斯·爱迪生肯定会和他争执不下。但此刻的他却仿佛聋了一般,只顾着看手里的物件,脸上浮现出十分复杂的表情。
其实爱迪生的心理活动比他的表情更复杂。作为上帝挑选的最后一名穿越者,他知道自己的决定将左右全人类的命运,或者说,是“未来”人类的命运。
两个月前,还在天堂研究直流电的爱迪生突然收到上帝的召唤,要被派遣去执行一个十分十分十分重要的任务,当时他还猜测是不是哪个天使家中的灯泡又坏了要他去修,“难道又是那个该死的拉斐尔?”
给大天使修灯泡顶多算十分重要的任务,另外两个“十分”的含义则让他惊讶了整整半小时:1、完成这次任务的同事个个都来头不小——亚里士多德、达芬奇、墨子、薛定谔、牛顿、爱因斯坦、奥本海默、马丁、Wilson Wong 以及那个杀千刀的特斯拉;2、这次任务的目标是——改变历史。
“好了,最后一次开会了,大家都过来,别让老板等太久。嘿,犹太人,过来搭把手!”
刚刚还在羊皮纸上画格拉迪尼肖像的达芬奇猛然兴奋了起来,用不标准的英语招呼众人走向了会议室,然后和爱因斯坦把坐在地上把玩物件的爱迪生拽了起来。
众人围着一张圆形的大理石桌坐定,唯独达芬奇站着。他瞅了瞅手里的羊皮纸,半晌,把这张半米见方的纸揉成一团扔到地上,清了清嗓子开始说话:
“请安静,伙计们,开会了。呃,我就不说废话了,在座各位在这两个月里都挺辛苦,但任务终究是任务。现在好了,最后一名穿越者也回来了,该做决定了。”
众人再一次把目光送给了坐在靠门那边的爱迪生身上,但他似乎还没清醒过来,手指在那个小长方体上滑来滑去,嘴里嘟囔着什么“AppSolution 怎么没更新了”这种话。达芬奇重重地咳了一声,爱迪生吓得差点把手里的东西扔了出去。
沉默,又是沉默。在爱迪生回来之前,人们就大致分为两派开始了激烈的争论,争论的议题很简单——要不要阻止人类发展科技。由奥本海默牵头的支持方态度非常强硬,举出了人类历史上的数次战争的实例,略带哭腔地控诉技术的恶行,顺便还装模作样地忏悔了一下;以 Wilson Wong 为首的反对派则以“这是历史的必然,大家不要急”为核心纲领,不停地反驳支持方的论述。
达芬奇作为主持人,并没有掺和到双方的辩论中,只顾着埋头摆弄碳棒和羊皮纸。大家一边吵来吵去,一边有些焦急地等待着最后一个回来的爱迪生。
爱迪生抬起头,重重地把手里的硬块拍在桌上,沉闷的声响在会议室里不断反射、冲撞,几乎所有人都被惊地弹了一下。他徐徐站了起来,叹了一口气,开口了:
“我去的时代,是 21 世纪,那是一个远远超出大家想象的时代,是一个看起来朝气蓬勃,却像夕阳一样即将熄灭的时代。”
“桌上这个东西,叫作手机,是那时候人们的通讯工具。它使用起来非常方便,也不需要连上电缆,全靠里面的直流电电池提供能量。纵使人们远隔万里,也能通过这玩意保持联系,甚至还能看到对面人的样子、听到真切的声音,我只能说 Amazing。”
“但是,这东西就像毒品一样,让未来的人们不再自由。直到刚才我都会忍不住去把玩,想看看其他地方发生了什么趣事,通过一个叫什么什么‘范儿’的应用,我能够知晓其他国家的科技情况,难以置信——难以置信的便捷、难以置信的危险。现在,我们还能坐在这里冷静地讨论,但那时的人们似乎忘了自己活在危机中,忘了手中握着的不仅仅是工具,而是武器。奥本海默,你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
“惭愧地说,要不是及时回到这里,我都会忘掉自己的使命,或者,我压根不会想起自己的使命。我变得没有时间思考,也没有精力去争论,有的只是吸收和谩骂。”
“先生们,在回来之前我准备了一篇演讲稿,我把它存在了这台手机中的什么什么云上面,但现在我都不愿意再去打开这台设备,我觉得恶心。我们不能指望还在沉睡中的后代能够自己醒来,是时候做点什么了,让那把高悬的剑落下来吧。”
人群再一次陷入了沉默,达芬奇觉得气氛不对,用手指了指正对面的 Wilson Wong,示意他起来发言。
作为现场唯一一个现代人,Wilson 的任务就是做出最后的决定,他也是唯一一个有权利做出这种决定的人。
他没有说话,而是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台黑色的小方块,看起来和爱迪生的那台没什么分别。他的手指开始在上面敲打起来,一边敲,那个方块一边传出“咯哒、咯哒”的声音,他保持这个姿势,敲打了整整 42 分钟。
42 分钟后,一段文字通过一款即时通讯应用被传到了原来百年之后、千里之外的 21 世纪。这一段文字,是人类所有代码的剧终,是一切技术的尽头,是手机的丧钟。
最后,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科技历史的卷轴上,从来就不存在这一章,也许,我们真的,不需要这么一个段落。一切,都是空白,完美的空白。
至于那段文字,恐怕,只有当这篇作文被评为满分的时候,才会出现吧。
转载自爱范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必须启用javascript在这里看到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