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蜗居的地方,蒙羞了谁?

     新闻简报:因没有房子,6岁的马振杰同妈妈马竹珍在贵阳岳英街38号楼的一个缝隙居住。这个缝隙纵深约三四米,高约一米,最矮处仅五六十厘米,最宽处也只一米多,整个缝隙不规则,高矮宽窄令人感觉几乎就像地道。因此,一米一左右高的马振杰进出都得爬着过,而且都伸不直腰。室内非常简陋,整个地面都是破烂和衣物。有市民感慨这真是“最蜗居”

     前段时间央视记者拿着个话筒到处问人“你幸福吗”,我觉得这句话问得真SB,也就适合去问问那些贪官,那些为富不仁的人,就不会闹出“我姓曾”和“队被人插了”的笑话了。

     如果真要问,就先去问下那些为了城市建设付出血汗却不被城市承认的民工、那个上百岁了还在大学门口卖鞋垫的老大爷,以及这个没有房子住,不得不住在地下,最窄处仅一米多的家庭。中国人口众多,确实不可能把每个弱势群体都照顾到,但至少要建立一个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让颁白者不负载于道路,让居者有其屋,让饿者有其食。如果少一些贪官,少一些公款消费,少一些为富不仁的人,这些要求是不难达到的。一个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应让每个公民有尊严的活着,一个民主的社会应让每个公民有骨气的活着。

 

最蜗居的地方,蒙羞了谁?》上有 4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必须启用javascript在这里看到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