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天问

    关于对高考的思考,只看,不解释,再多的言语也只是苍白!




 《高考天问》文字版

   今年高考刚刚结束了,萦绕在我们周围的有很多让你感动让我心酸的事,你看:为了孩子高考毒死青蛙的、考生家长组成人墙拦车堵人的、父亲去世两个月母亲为高考对女儿隐瞒死讯的、男孩高考结束后才得知母亲12天前车祸去世的、乡村中学高考壮行,校长祭旗学生含泪的、母亲送考遇车祸女儿含泪上考场的、上海考生迟到后不能进考场母亲下跪求情的,那更不用谈爱心车辆送考、交通管制等等为高考保驾护航的措施。

   我不知道一个考试有多么重要,能让家长们觉得冲马桶的水响都是一种罪过、为除蛙声甚至不惜荼毒一池青蛙的性命;我不知道一个考试有多么重要,能让家长自发把路过的车辆拦截、把骑自行车的市民强行拽下甚至不惜和路人多次冲突;我不知道一个考试有多么重要,能让父母强颜欢笑隐瞒亲人去世的死讯、甚至不惜让孩子错过与妈妈爸爸最后的绝别;我不知道一个考试究竟有多么重要,为了走进考场,甚至不惜让孩子无奈地离开倒在血泊中生死未卜的妈妈;我不知道一个考试有多么重要,能够让母亲不顾个人的尊严甚至不惜给监考老师跪下只为央求让自己迟到2分钟的孩子进场考试!!!

   这些事情从某个角度看,人们看到的也许会是感动,但是,换个角度,钟山我看到的却是人性的扭曲,没有人情没有亲情的癫狂和痴迷!一场考试有那么重要吗,去年有今年有明年有年年有的考试有那么重要吗?一场考试何至于让人性迷失后还在哭泣中被感动得稀里哗啦!?是的,全世界都知道中国的高考是目前相对公平的升学方式、是许多寒门学子扭转命运的仅有机会,不是有的高三教室里都挂出了“没有高考,你打得过富二代吗”这样的标语吗?可是这让人拼了命都要参加的高考真的有那么公平、真的能够使命运转向吗???

我们先来看一组数据吧:安徽每7826名考生中才有一个人能上北大、而北京的每190名考生当中就有一个人可以上北大,那么这样算下来,北京学生考进北大的几率是安徽考生的41倍、是广东考生的37.5倍,是贵州考生的35.4倍、是河南考生的28倍!但是我告诉你,复旦比北大更狠,上海考生进复旦的机会是全国平均的53倍、是山东考生的274倍、是内蒙古考生的288倍!!!北京大学简直就是北京的大学、北京人的大学,复旦也就成了上海人的复旦。这是什么?这是赤裸裸的践踏公平的地方保护主义!!!看见了吗,虽然都是高考,但是在不同的地方高考,升学的难易是不一样的。

   给大家讲一个故事:一个我们湖南的小伙,在上海的一个建筑工地当农民工,偶然间和建写字楼的设计师他们就聊上了天,没想到他们竟然都是1999年那年参加的高考,那个时候全国都是一样的考题,我们湖南的那位民工小伙子当年考了523分落榜了,设计师当年在北京考了421分上了沈阳建筑工程大学,若干年之后,命运竟然如此差异,你说这高考公平吗?那些想通过高考改变命运的孩子们,你们说这公平吗?这场让学生痛苦家长痛苦老师痛苦,所有人都不会觉得轻松的考试过后又会是什么样的结局呢?上大学了吧,啊(第二声),我们家长花了那么多钱培养的孩子们期许能进个什么大学、里面能学到什么东西、又有什么样的前途未来在等待着呢?

咱们闭着眼睛都知道,北大清华那可是无数学子做梦都想去到得学校,要说起历史,这两所学校那都是百年名校啊,比如北大,历史悠久,1898年建校,那一年是戊戌变法的最高潮,它开始的名字叫做京师大学堂,它可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所国立综合大学,1912年5月改名为北京大学,等到1916年12月蔡元培担任北大校长后,这所学校才开始慢慢地壮大。许多学者名流来到北大,人才云集、面目焕然一新,像什么鲁迅、钱玄同、刘半农等等都来到北大教书。不同的思想在这里碰撞、不同的风格营造了共同的努力,学生们研究学问和关心国家前途命运的越来越多,北大很快成为了真正的一流学府,执全国高校之牛耳,估计这是北大最为辉煌的时刻。可现在的北大又是什么样子?

   根据国际高等教育权威刊物《泰晤士高等教育》公布的一个世界大学的排行榜,中国内地共有3所大学跻身全球200强,北京大学排在第49位、清华大学列在地71位。不明就里的人那么咋一看,唉(第二声),这样似乎还看得过去,但以所有上榜大学的总分计算,中国内地在亚洲排行第4,都排在了日本、中国香港和韩国之后,连新加坡都排在第5位,一个城市都快要赶过我们了,要知道咱们中国内地可是将近有2000所高校啊,2000所啊。其中,日本总共有5所大学在内都是在全球200强以内,在亚洲排名第一。而在学术排行榜上,也就是研究能力方面,你知道北大排名多少吗?第168名!清华更靠后,179名!

我们的香港,除却香港大学建校历史与北大清华差不多,香港中文大学1963年才成立,如今早已蜚声亚洲,还有就是香港科技大学,在诸多权威大学的排名当中,港科大屡次名列亚洲前茅甚至是第一!可就是这样的一所大学,建校历史才20年时间!想想这么短时间,就能把北大等学校pk得很难堪,了不起!说个关于港科大的小故事,说有天晚上有一位助理教授在实验室挑灯夜战,突然发现空调被关了,有点热,于是他就给主管行政的副校长发了一封电邮,很快这位普通教师的普通要求立马被学校高层重视,没几天港科大就修改了“实验室夜间管空调”的规定,因为科研重于一切。另外这港科大我告诉你还真的很专一,创校20年,它现在仍然只有4个学院,理学院、工学院、工商管理学院、人文社会科学学院,根本就没什么法学院、医学院,也没有播音系、一般大学所开设的热门院系。

   相比之下,教育产业化下的学校就是只顾着招人收钱、流水线生产,什么热门就开设什么课程、什么赚钱就开什么课程,老师什么的都是临时集结。你想想,这样的教育下出来的学生还有多大出息,还指望他们做出多大的研究成果?!所以最近几年,你发现没有,哪里哪里啥的什么“高考状元”基本上慢慢的和北大清华失之交臂了,因为大多数的状元郎都去了香港,而且此风愈演愈烈。

大学,这是一个国家思想界的代表,而思想界则是国家的灵魂。我们从北大落后于香港的大学这一事实中,看到了这样的一个道理,决定一所大学优劣的主要不是历史、不是生源、不是资金投入、不是地理位置,甚至主要也不是什么大师,而是管理制度和办学宗旨!!!日本国内著名的早稻田大学在它的学校简介当中有一个版块,叫做“办学宗旨”,精髓也就这么三句话:学术的独立、学术的活用、造就模范国民。但是你看看咱们北大清华复旦的网站,根本都没什么“办学宗旨”、“大学使命”这样的条目,有的就只有自我吹捧,都是那些千篇一律的大学简介和大学历史,罗列事实而已,缺乏高瞻远瞩的目标设定,缺乏对自己想做些什么的清楚思考,没有方向、没有目标,就更没有特征,灵魂从一开始就已经有缺失,还奢谈什么其他方面的改革呢?!这也难怪,现在不少学校它就是官场。比如说,大学里面开会发言,即便是学术性的会议,那也得是官大的先说,然后才轮到教授,至于真正有研究的小讲师,那就排到了最后喽。分配办公室,不是按照实际需要,也不是按照学术贡献,官阶大房间就大,一个院长办公室能够比一个资深教授都大不止一倍,更不用说乱授学位、离谱收费、论文剽窃、骗钱的专业、评职称的黑幕等等种种乱象了。研究,很多的教授们可能是在研究,研究的可能更多的是厚黑学,想着怎么升官发财。

   如果你觉得钟山我人轻言微不配谈学术,那咱就不谈学术,咱们谈就业好吧,通过高考这根独木桥之后就业前景就一片光明吗?不见得吧。是,钟山我不否认有些人的确是通过高考改变了自己的前途,但估计在他们身后有着更多的被高考伤害、被大学坑的学生。想想大学里上的那些课程,还是为了考试、为了毕业、为了拿文凭、为了毕业之后找工作。但是你想啊,现在那么高的高校录取率,今年好像都已经达到百分之八十几了,如果高考真的能够改变命运的话,那么改变的命运就是很多人比之前的生活更惨了:话费了高昂的学习成本、浪费了宝贵的年华、经历了高三阶段非人的摧残,结果还是做大学生就业难,当很多学生毕业就失业的时候、很多大学生工资比农民工还低的时候,当初高三时一直萦绕在耳边的高考成功、人生美满的话语,估计更像是一记记耳光、一个个笑话。

   一个个笑话。不是有个经典的笑话吗?有人创业成功,别人问他经验,他说我没读过书啊,到了20岁生日那天,老爸一次性给了我30万做创业启动资金。我就问老爸,这钱怎么来的。老爸就说,这就是你这些年如果要去读书要花的学费,我就一次性给你,还靠得住些,结果他成功了。其实我很欣赏这样的一段话,“我们中国人真的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难道就想不出别的办法来,一定要让我们的年轻人、让我们的民族的未来在这种一边是恐惧、绝望、残忍,一边是亢奋、迎合、连根拔起的状态下成长吗?”

高考天问》上有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必须启用javascript在这里看到验证码!